素和安悦-为小夜疯狂打call…

逃亡?病娇?(药研藤四郎)预告


你…体会过绝望吗?一种让人喘不过气甚至无法反抗的感觉,名为绝望。被你最相信、最喜欢的人一刀捅进心脏,你会是什么表情?什么感想?未来,他又会变成什么样?不要想太多,你死不了。既然这样,我们就玩玩他?随你所想。
大将…不要…
游戏开始了哟,药研~

不出意外的话星期六码字,星期天上午发。如果我还活着过了月考…如果手机不被没收…😂我放弃了考试…文会有的_(:з」∠)_

什么意思啊??

离送(三日月宗近)

离送(三日月宗近)

离别梗(第一次写)
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…
可能ooc了…勿喷

少女要离开了,离开这个她生活了五年的地方。并不是马上离开,她还有三天时间。这对她来说,已经是足够了。而对刀剑男士来说,完全不够。他们已经生存在世界上上千上百年了,三天对他们来说不足以为奇。少女并没有告诉他们,日子过习惯的他们也不会知道。但,似乎有一位老爷爷发现了。

这位“老爷爷”就是五四点击即送的五花太刀--三日月宗近。当别人在一起准备五周年时,他站在少女屋前,并不去开门,也并不想进去。他只是静静的立在那里,不在喝茶不再去和其他的刀凑热闹,他真的只是静静的站在那,有时会蹲下坐下,但他从不发出声音去叫少女,也不去开门。
三条家其他的刀终于发现了三日月的不正常。“三日月他怎么了?太奇怪了…他好久没陪我玩了…”【今】“这倒也是啊…他也好久没陪我去神社祈祷了”【石】“会不会是因为什么事而郁闷了?”【岩】“是啊,要好好问问他,不能让他跟着主上太久…”【狐】“不同意让他一个人好好静静吧”【今岩石】

少女知道门外的是谁,是那把极美的三日月宗近。她不敢出声,也不敢出去。她顽废的低下了头。她知道,过了今晚她还有二天。时间不多了。她也倚在门边,与三日月背靠背着。唯一不同的是两个人看的方向。他垂下了头,新月般明亮的眸子模糊不清了,一滴眼泪流下;她抬起头,头靠着门,闭上眼睛,泪水从脸上划过,洒向星空…

第二天了,少女犹豫了许久,才将门外等候的近待乱叫了进来。“主上!快点坐好,我来帮您梳头。”少女坐在镜子前,乱边帮她梳头边念叨着“早餐做好了呢!烛台切也是好勤奋的啊,和明石比起来,谁都很勤快呢……”当然,早晨也在早饭之后结束了。该去演练场了,少女开始编队,几乎是习惯性的将三日月编入了队。其他队员感觉到了有些诡异的气氛。毕竟他们俩以前那么好,现在却变成了无视对方的存在,仿佛两个人都有心事一样。在演练场上的气氛又十分诡异了,让对面审神者不寒而粟。

回到了本丸,少女不知道去了哪,三日月虽然表面上与少女吵架了,其实心里十分担心少女。他找了好久,终于在一间旧屋子里找到了她。少女趴在刚擦干净的桌子上,眼睛微眯,表情平静。但是桌子上摆的东西让人明白了少女来干什么。上面摆了了相框和樱花。相框里有他们与少女的合照,三日月就站在少女旁边,两个人笑的十分纯真。然而,少女的那部分被剪掉了。那一部分现在被三日月握在手中。一阵微风吹来,合照掉了下来。三日月没有去捡,他知道不会被吹远,其次,让她以为那一部分被风吹走了。他笑了,苦涩无奈。他知道,她剪掉照片的用意。他走了出去,还回头看了一眼。“那么,主上为什么呢?我真是越来越不懂你了”

少女真那么以为了,没有一点怀疑。她坐了起来,头发散落在地上,她望向四周,站起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天黑了,时间还有一天。“我真是让人越来越看不懂了啊,自己也看不懂自己在想什么了…”

剩下的一天里,她毫无意外的告诉了刀剑男士“大家,我宣布一件事。五周年…”“五周年主上不用担心!我们处理好了!”【短刀加萤丸】少女笑着摸了摸他们的头说“听我讲完好吗?”小短刀不说话了。“五周年,十分抱歉,我不可以陪着你们了,会有新的审神者来接任,你们要陪着她/他好好过五周年。但是对她/他来说是入职第一天,我会在走之前亲自布置好。明…白了吗…?”刀们没有说话。小短刀都哭着跑上去了。

然后的一天里,都是小短刀哭着和其他刀帮少女布置。到了晚上,小短刀去找少女,却被哥哥们拦住了。少女坐在樱花枝上,闭上了眼睛,她在等他。三日月来了,他站在树下,他知道,她在等他。少女睁开了眼睛,三日月走了过去,将少女抱了下来。月光照在他们身上。少女不再冷漠“可能这样会让你困扰,但我必须那么做…”“好”“三日月,我…”少女还未说完,被吻住了双唇,眼泪流下…

早上,少女该走了,三日月将头饰给了少女。少女向大家挥手。“再见了…”
这一生,只有你可以困住我的心

END.

感觉自己快要废了。_(:з」∠)_把那个爷婶重新写了一篇_(:D)∠)_笑着活下去。 @尽尘浮世  @焦糖沫

找名字时翻的…不敢表白长谷部了…

极化旅行!?(小夜左文字)

ooc
ooc
ooc
只是我对小夜见解,所以用了私设。
为小夜疯狂打call…小夜厨的我

当安悦刚到这个本丸开始新生活时,她就锻到了小夜左文字这把短刀,她的第一把短刀。眼神虽然恐怖,但安悦仍是很喜欢他。直到真正听完小夜语音后,安悦在心中定了小夜的形象:复仇。【这应该很贴切吧!】安悦想。后来,刀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强大,安悦便遗忘了小夜这把刀。但到了小夜极化的时候,她才刚才记起这个一心想着复仇的小夜左文字。“我以为短刀都极化完了…”安悦有些不太开心。她整备好队伍,让小夜当队长、近侍,但她心里十分不舒服。【一把只会想着复仇的刀…最主要的是,他还是短刀…】安悦有些崩溃。

刚上来并没有什么接触与好感,大约十天后,安悦改变了对小夜的看法。那天的寝当番,小夜己经可以为安悦睡在一床上了,但是小夜仍与安悦隔了一些距离。小夜以为会很好渡过,安悦也是。但出了点意外,小夜做恶梦了。嘴里还呢喃自语“主上…主上…不要…别走…”被安悦听到了,她这才知道,小夜心中也有她的一席之地,小夜也是一个需要人爱的孩子,也并不是一个只想着复仇的孩子。她走下床,轻声回答小夜“没事,我在这呢…不怕…”小夜醒了,眼泪流了下来,一下抱住了安悦。安悦惊讶了一会,也抱住了小夜。“我…可以和主上一起睡…吗?”语气轻微到快听不见,但是安悦仍是听到了。“好啊,我很开心”两人走到床上,小夜紧紧抱住了安悦。

到了极化的那天,小夜成了一个开朗的孩子。安悦准备了好久,将小夜送了出去。小夜寄的信会读十几遍。每天都是这么想“小夜走的第一(二、三)天,想他…”终于,小夜回来了,他笑着回来了。“太好了…”安悦当时坐在屋里,她一下哭了。小夜现在坐在她的身边,两人十分幸福。
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。

END.

回来再更~想看谁的在评论区里面评论哦~为小夜疯狂打call!

奉侍(堀川国广) 十粉点文系列

奉侍   堀川国广
奇怪的堀川X画风奇怪婶(?)

审:唉呀呀,中秋节到了啊…那么,迟到了一句话。好,中秋快乐哟!
堀川:主上,中秋节也要加油哦!那个…中秋快乐!还有…我喜欢您!(中秋也要告白)

我有些后悔让堀川去练级了。除了晚上可以见到他,但是不能去打扰他。堀川脸上全是疲惫,小短刀却都是活力四射。每次都是轻伤、中伤,小短刀却都好好的…我有些愧疚于他,而他却总是告诉我一样的答案:“不累啊,毕竟是主上拜托的事,那么一定要完成!”说完之后,还笑着摸我的头。一个星期后,堀川练好了等级,带上短刀一口气推了图六四。我急忙一个个送出去极化了。堀川回来的时候,我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立刻扑到了他怀中…从那之后,我们的关系也不同以往了
“堀川不用担心我了,公文不多。倒是你,一定要好好休息!”“主上,这样好吗?作为近侍却帮不上一点忙…”我有些慌乱,一句话脱口而出“那你就膝枕好了,这样一举…两得…”我瞬间脸红,心跳加速,生怕堀川会拒绝。而对面也脸红了,笑着说“那…谢谢主上了!”我坐在地上,堀川脸红的躺在了我的膝上,眯起了眼睛。公文很快写完了,而堀川也睡的很熟。嘴里还念叨着“主上…主上…最喜欢了…
”(瞬间脸红)
“胁差极化?”正在看公告的我吓到了“太好了!”我赶紧告诉了堀川。“极化修行?会离开主上啊…但是会变得更强…纠结…”刚找到堀川,他就在嘀咕。猛地回头就看到了我,他显得有些慌乱,脸都红了“主上都听到了吗…?”我点了点头“其实也没什么呀…”然后,他重新提出了修行。我将东西给他“主上,现在启程?”我点了一下头。“好,早出早归!主上,我会努力的!”堀川走了之后,我才发现自己的感情…后来收到了官方信和私信,但是我每天都要看好几遍。
三天熬过去了。堀川回来了,我一下哭了。扑到他怀里,哭骂到“臭堀川,坏堀川,我还以为你出事了!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?不过回来了就好…”“主上大人”他抱住了我“很抱歉”“没事了,你都学到了什么呢?”“格挡,以及更加喜欢您”他低下头来,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…那么您呢,主上?
END♥

应该算还行吧?不过番外会有。
打图三检非掉短刀?药研和前田…
写了此文后,锻了无数个堀川…玄学啊…放弃博多…_(:з」∠)_

打地下城~难的第二个点(一点什么没有)卡内桑和鲶尾二刀开眼了…瞬间不困,图没截,还砸到了脸…骨喰、堀川我拦不住了!你们俩快点!